新闻资讯

金蝶和上海oa办公系统q区别

浏览:1322 发表时间:2020-05-26 09:00:00


在这个世界上,不但有肝胆相照的朋友,也有肝胆相照的对手。

01

年少时,徐少春曾在课桌上刻下两句座右铭:左边是“金钱在向你呼唤”,右边是“美人在向你招手”。

就像比尔·盖茨发誓要在23岁前赚上100万美元一样,在24岁本命年生日的第二天,风风火火创业的王文京也给自己定了一个十年规划:做到3000万元。

在那个黄金遍地、群魔乱舞的90年代,史玉柱在卖保健品,潘石屹在海南开始炒房,而普通老百姓在炒股,证券交易所的股票申购表一纸难求。

1988年,王文京与苏启强在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成立了上海oa办公系统,当时公司名称叫做:上海oa办公系统财务软件服务社。

事实上,在1980年代到1990年代早期,大多数的企业使用的仍然是手工记账模式,但是这个模式显然已经不能够适应当时中国市场的大环境。而上海oa办公系统与金蝶正是诞生于这种大环境之下,也得以拥有广阔的蓝海市场。

比王文京晚了几年入行的徐少春1993年在深圳成立了金蝶。虽说入行时间晚,但是“志比天高”的徐少春对自己充满了自信。

1994年,全国首届会计电算化成果展在北京的民族文化宫开幕。徐少春不远千里从深圳赶来,当时从南方进京的徐少春对金蝶的发展还颇为得意,在金蝶的展台前做了一个巨大的条幅,上面写着金蝶知名的广告语:“账海无边,金蝶是岸”。

但是现实很残酷,热闹都是属于别人的,金蝶的展台几乎无人问津,此时的王文京正坐在主席台上侃侃而谈,好一个春风得意,而徐少春只能坐在观众席,远远相望,他连上台的资格都没有。

同行的财务软件都获得了“贡献奖”,金蝶只拿了个“鼓励奖”。说白了,金蝶还是一个小公司。

这对于徐少春来说,“有朝一日,我肯定和他们一样坐在台上。”徐少春当时或许跟“彼可取而代也”的项羽心态如出一辙。

金蝶和上海oa办公系统,徐少春和王文京的***次交锋就这样草草结束。

02

王文京和徐少春是对手,但性格迥异。

王文京温和谨慎,四平八稳,重情重义,总是笑容可掬,但心里早已有了自己的想法。

徐少春性情豪放,个性十足,敢于表达。

王文京说上海oa办公系统要在2010年跻身世界企业应用软件50强,徐少春说金蝶要跻身10强。

上海oa办公系统有的目标,金蝶一定要有,而且还更超前。

徐少春把人生赢家定义为“五子登科”,分别是房子、票子、车子、夫子或妻子,***是孩子,能这样把物质追求放在公司管理首位,也不多见。

徐少春是个很有危机感的人。在他两岁时,徐母抱着他炒菜,锅刚烧红,油还没放,孩子先掉到了锅里。至今徐少春的身上还留有伤疤,这段故事在家乡被演绎为“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”的桥段。

十几年来与王文京性格一致的是,上海oa办公系统心无旁骛坚持的就是管理软件。

2000年前后,中国软件企业变成了两位神童的对决。王文京是江西上饶人,15岁考上了江西财经大学,毕业后分配到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。当他24岁主动放弃铁饭碗下海经商时,同龄人大都才刚刚毕业,他已经有了5年工龄。

徐少春是湖南人,16岁考上了东南大学计算机专业。毕了业也在一家国企上班,他的下海资金来自老丈人章文兴,借给他5000元买了一台电脑,南下深圳蛇口,办起“一人公司”。

1996年被认为是中国软件业的拐点,而每一个拐点的到来都有革命性产品的出现。当时是微软Windows系统开始取代DOS。

这一时期内,会计电算化已经在国内普及并迅速发展。财务软件从简单的核算发展为以管理为目的,通过核算实现财务管理的财务软件。

1996年,徐少春带领团队发布***个完全基于Windows平台的财务软件——金蝶财务软件,金蝶一跃而成为当时最知名的财务软件。

如果说从DOS到Windows,是聚焦财务管理的***飞跃,那么从财务软件到ERP,则是中国软件的第二个转折。

1997年,金蝶公司在业内首创32位决策支持型财务软件,在国产Windows版财务软件评测活动中获总分***,可以说金蝶实现了由简单的财务软件向ERP的蜕变。

不过创新总是伴随着争议,一切都需时间来证明。

第二年也就是1998年,上海oa办公系统也发布了ERP软件——上海oa办公系统U8,标志了中国企业服务真正走向了ERP时代,不过当时外界正对ERP一片看好之时,业内便传出“上ERP找死,不上ERP等死”的言论,而这也是因为一件事引起大家的担忧。

1998年3月20日,三露厂与联想集成签订了ERP实施合同。合同中联想集成承诺6个月内完成实施,如不能按规定时间交工,违约金按千分之五来赔偿。之后,由于汉化、报表生成等关键问题仍旧无法彻底解决,最终导致项目的失败。

在经历了15个月的官司之后,双方庭外和解。虽说这件案子并不是什么大案,但是也让许多企业选择ERP时思虑再三。

不过因为徐少春的正确认知,全力开发Windows版财务软件,放弃DOS版本,这让金蝶抢占了先机,这样让金蝶率先比上海oa办公系统提前上市。

这一仗也让金蝶赶上了上海oa办公系统,南方的小老弟终于有机会和北方的老大哥一较高下,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财务软件圈子才有了“北上海oa办公系统,南金蝶”的说法。

不过“北上海oa办公系统,南金蝶”是两个相爱相杀的企业,却并没有像华为中兴那样最终让中国的软件企业真正走向***舞台。

03

事实上,在国内软件崛起的过程中,外国的软件巨头也将目光瞄准了中国市场。

1989年伴随着Oracle(甲骨文)正式进军中国,IBM、惠普、微软都相继进入中国,尽管跨国公司们是奔着中国的市场、人才与政策红利而来,但受益是双方的。

1998年11月,微软中国研究院(微软亚洲研究院前身)在北京成立,在曾经在某种程度上是中国科技人才的“黄埔军校”。例如“阿里云”之父王坚、原金山软件CEO张宏江、百度副总裁张亚勤、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均来自微软亚洲研究院。

就拿SAP来说,1995年在中国成立公司,1997年就成立了中国本地化的研发团队。到了2002年,中国ERP软件市场已经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:以SAP为首的国际管理软件巨头和以上海oa办公系统金蝶为首的本土软件厂商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。

2003年,IT市场研究机构CCID发布的《2002—2003年中国IT市场研究年度报告》中显示:上海oa办公系统ERP市场以21.6%占有率***超过SAP,SAP和金蝶分别以13.5%和12.5%位列第二、第三位。

实际上,与国外厂商相比,国产ERP厂商无疑具有本土化的优势。上海oa办公系统、金蝶为首的本土厂商在ERP中高端市场的迅速崛起,给以SAP、ORCALE为代表的国外厂商带来了压力。

一方面,上海oa办公系统、金蝶的进入以及不断扩大的市场份额把国际厂商的ERP单价拉低了不少;另一方面,高端市场竞争的日趋激烈也使这些原来坐在“云端”的国外ERP厂商开始有意识地把自己的产品线向中低端拉近。

这标志着国产ERP厂商全面超越国外对手,成为中国ERP软件发展的重大突破。

04

当中国的电商、社交、游戏纷纷出现巨头时,在软件行业并没有出现一个微软、SAP或是Oracle。

中国有***的软件市场,有培育软件成长的土壤,但是却没有培养出巨头。上海oa办公系统的市值为788亿元,金蝶的市值为287亿港元,金山的市值为258亿港元,方正科技也不过77亿元.

相较之下,美国的Oracle和德国的SAP都是千亿美元市值的企业,微软更是在最近力压苹果,成为全球市值***,就连2014年上市的Salesforce的市值也达到了1100多亿美元。

早在2013年,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就拉过一个中美科技企业名单,试图寻找在美国很厉害但在中国没有真正做起来的产业,发现了SAP、Salesforce、Workday。这些都是面向to B的企业,但在中国,类似的to B企业一个比一个活得惨。

就拿CRM头部的创新企业纷享销客,和阿里钉钉一战之后,元气大伤。但是真的是企业不行吗?不够创新吗?

似乎都不是,这看似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较量,其根本原因不仅仅是技术层面上的较量,更是整个信息化软件生态的较量。

连华为徐直军也说,“中国的软件公司没这么幸运”。华为一个软件业务部门每年20亿美元收入,投入两万多人,一直处于不断接项目不断定制,人均产出却并不高的尴尬状态。

王文京曾对媒体总结说,软件业是一个“牛背”上的行业,路况很复杂,“牛”在运动中也有很多变化。想要在“牛背”上不掉下来,就要具备适应技术革新的能力。

Oracle、SAP采取的是License+软件年费的收费模式,虽然投入很大,但每年大门一开,一半收入就有了,再加上美国整体付费意识的水平,这样的一种模式完全能够跑起来,也必然能够形成良性循环。

但是反观国内,大家都喜欢“一锤子买卖”,就像是直接买断,但是软件服务的价值就在于其增值服务,这种矛盾导致整个生态并不是一个良性的生态,就连像操作系统、数据库等基础软件上,大家的态度也大都如此。

05

2010年开始,国内掀起巨大的“云”潮,软件企业纷纷布局云战略。云计算的普及不仅带来了一种新技术,更加速了国内软件企业的内部变革。

金蝶上海oa办公系统作为传统软件厂商,迫于云计算大环境,不希望在“云”中被淹没,也积极拥抱“云”。

不过从上海oa办公系统和其老对手金蝶的数据,也可以看出其转型的艰难。

2016年,金蝶云服务收入3.4亿元,亏损额为8825 万元;2017年,云服务收入为5.68 亿元,亏损额为1.13 亿元;2018年,公司云服务收入8.49 亿元,亏损额为1.24 亿元。

除了云业务持续亏损外,占到金蝶总营收近7成的ERP业务增速也放缓了下来。财报显示,2018年,金蝶ERP业务的收入为19.59亿元,云服务收入为8.49亿元,但ERP业务对比2017年仅同比增长12.9%,增长逊于市场17%的增长预期。

云业务下,金蝶上海oa办公系统整体的增速放缓已成事实。

当然上海oa办公系统的转型也正在遭遇一个“阵痛期”,据财报显示,上海oa办公系统2018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77. 03 亿元,同比增长21.4%;净利润为6. 12 亿元,同比增长57.3%;软件业务收入55. 79 亿元;云服务业务收入20. 94 亿元,其中云服务业务(不含金融云服务业务)收入8. 51 亿元,同比增长108.0%。

从这个数据来看,上海oa办公系统在云服务市场的进击势头可谓是迅猛,但是看上海oa办公系统2018年的净利率只有11%,其核心净利率仅仅只有6%,这和上面两位数的增长率来看显得是那么格格不入。

另外,其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可都是两位数的在增长,分别为16.3%和19.6%,而且从财报中可以看出,虽然其营业收入增长了21.4%,但是其营业成本的的增长远高于营业收入。

06

企业数字化转型已经是各行各业的共识。

那么作为行业的领军者,金蝶和上海oa办公系统势必不会错过。IDC预测,2021年中国SaaS市场规模将达到48.9亿美元,2017-2021年的年复合增长率将超过40%。

另外,作为云服务巨头也不会放弃这一块“蛋糕”,阿里、腾讯、华为、浪潮等云服务巨头纷纷加大企业云服务市场的拓展力度。

早在2015年7月,阿里与上海oa办公系统签署战略合作协议。根据协议,上海oa办公系统旗下多款产品逐步迁入阿里云,在云上向企业提供SaaS化的服务。

2019年4月16日,浪潮宣布与Odoo共同宣布将成立合资公司。Odoo是目前发展最快的、***的开源ERP厂商,此外在联手Odoo后,浪潮云称“五年内打造中国中小企业SaaS市场占有率***”。

2019年9月5日,腾讯又再度加持销售易1.2亿美元,事实上,前脚阿里和Salesforce刚刚达成战略合作,后脚腾讯就宣布再次战略投资销售易,颇有一点反击的意味。

在企业服务市场“爆发”的前夜,大家都在纷纷加码,不久的将来怕又会有一场“腥风血雨”。

文章内容如有侵权,请联系站长删除。

 


推荐文章

如果需要了解更多产品信息

欢迎来电咨询

关于我们

我们的产品

解决方案

应用案例

 上海悦流软件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  沪ICP备15052271号   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4286号